相关文章

红酸枝红木家具和红木家具花梨木受热捧

近两年来,国内红木家具需求不断增大,红木家具企业数量猛增。随着上游红木原材料出口国政策收紧,导致国内某些红木原材料价格飞涨,不少企业面临原材料危机。国内红木古典家具市场的老三样,紫檀(檀香紫檀)、黄花梨(香枝木)、老红木(交趾黄檀)价格越来越高,很多企业迫于成本压力只能退而求其次,选择花梨木或者乌木、鸡翅木等材料。短期来看,红酸枝家具仍是主流,花梨木家具会越来越多,乌木和鸡翅木家具会逐渐得到消费者的认可,成为红木家具爱好者的入门首选。

黄花梨、紫檀渐成“神话”

海南黄花梨原料价格从上世纪90 年代的几毛钱一斤,到如今的数千元甚至上万元每斤,可以说是坐着火箭往上升。其实从早前伍氏兴隆董事长伍炳亮呼吁越南黄花梨应受重视,到今年元亨利董事长杨波默送黄花梨谢幕,可以得出结论:新做海南黄花梨家具将越来越少,价格将持续高位,仿古门窗  龙头老大地位难以撼动。越南黄花梨的命运也正在发生变化,经过多年是不是“黄花梨”的争论和反复检验证实,其地位已得到市场认可。越南政府限制越南黄花梨出口,国内越南黄花梨大料也会越来越少,所以才会有越南黄花梨的价格飞涨,目前每斤市场价格已破千元大关。

紫檀(檀香紫檀)一直是清宫家具的主要用料,在中国古典家具史上的地位并不比黄花梨低,经过几番价格上涨之后,目前市场价格已超过100 万元每吨。加上紫檀出材率较低,目前的市场价格已让不少企业难以承受。

紫檀、黄花梨在中国古典家具历史上地位特殊,受到国内消费者的普遍追捧,然而市场供给非常有限,供需差距不断拉大,会持续推高其市场价格。原料的日益紧张,也会让拥有紫檀、黄花梨原料储备的企业更加谨慎。所以,虽然红木家具市场越来越繁荣,可是市场上的紫檀、黄花梨家具会越来越少,越来越贵。

红酸枝是主流,紫属花梨渐多

和紫檀、黄花梨一样,红酸枝木类的交趾黄檀(俗称老挝大红酸枝、老红木)也是传统古典家具的主要用材。交趾黄檀因其优良的木质、木色以及悠久的应用历史,在红酸枝木类中一直是一枝独秀,受到红木企业和消费者的特别关注。因此,交趾黄檀的价格也是不断上涨,目前好料每吨达20 万元左右。这已经不是某些小作坊能便做得起的价格了。

除交趾黄檀外,红酸枝木类还有巴里黄檀、赛州黄檀、绒毛黄檀、中美洲黄檀、奥氏黄檀和微凹黄檀。这些木材和交趾黄檀的木质、材色非常接近,根据现有科技检测水平基本的只可以检测到类。换种说法,在科学和法律层面,这些木材统称为红酸枝。随着交趾黄檀(大红酸枝)家具越来越受追捧,仿古家具 价格越来越贵,在其带动效应下,红酸枝家具也会越来越多。笔者最近走访大城红木古典家具市场看到,红酸枝家具占据整个市场的50% 左右,仍是高档红木家具的主流。

早在清末民初,花梨木就作为黄花梨、紫檀的补充材料出现在家具制作领域。《红木》国标紫檀属花梨木类有7 个树种,目前市场上应用比较多的为刺猬紫檀、印度紫檀和大果紫檀3 种。花梨木资源相对丰富,出料率相对较高,原料价格一般比红酸枝低。因此,花梨木家具的价格也显得更加“亲民”,受众更广。现在一些将市场战略定位为大众路线的企业,一般选择花梨木做家具。而一些新开企业,鉴于资本压力和消费者范围等方面考虑,一般也都采用花梨木作为主要原材料。

黑檀和鸡翅木将作为重要补充

黑檀是对乌木、黑酸枝的俗称。按照《红木》国家标准规定,黑酸枝、乌木、条纹乌木和鸡翅木都属于红木范围。当然这些材料根据产地、品质,原材料价格差别很大,比如黑酸枝木类的卢氏黑黄檀(俗称大叶紫檀)的原材料价格一直比大红酸枝还要略高一些;有的乌木、鸡翅木的价格也要比花梨木高,可有些则和亚花梨价格差不多。这些材料的价格虽各不相同,可是基本上有个共同特征:都是红木市场上的“非主流”。仿古门窗 当然这是相对红酸枝和花梨木而言的。

受到消费者认识的影响,这些材料制作的家具一般都会有功能方面的限制。这些木材的颜色大都以黑色为主,一般只做书房和厨房家具。中国室内墙体颜色一般为白色,这些黑色材料不宜做客厅和卧室家具,否则颜色反差太大,气氛偏冷,过于严肃。不过黑酸枝类中的卢氏黑黄檀作为紫檀的补充材料应用越来越多,东非黑黄檀(俗称紫光檀)也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喜爱。特别是随着红木家具越来越受追捧,但很多人因为价格望而却步,而一些乌木、鸡翅木等价格相对便宜的家具,广大的消费者都能够接受,让大家都能过一把“红木瘾”。